-

這也是王毅沉寂這近三年來的改變。

如果放在以前,越是做不成的事,他越是要做到。

這樣確實是好事,但有時也會變成壞事。

比如你手感不好時,你越投不進,你越是要投,最後就會陷入打鐵的死循環。

例如科比。

而這兩年來,王毅雖然冇打球,但在平淡的日子之中,他也在不斷思考。

所以實際上他的心理成長了許多。

想通了很多事情。

有時候,實在走不通的路,可能換一條路就能很輕易走通。

……

重新回到場上之後,王毅依然拿球。

火箭隊認為王毅依然會蠻乾,所以他們都用一種戲謔的目光看著王毅,結果王毅一甩手傳給了三分線外的丹尼。

丹尼接球,直接拔地而起,手起刀落,三分命中。

接下來又連續兩個回合,丹尼三分接連命中。

一分半之內連續命中三記三分。

從而將之前的落後都打了回來。

這便是丹尼。

場下慫人,場上狠人。

經過這兩年的成長,雖然看起來丹尼的球場表現很一般,場均隻有10多分而已,但是那是因為他是球隊的主將人們一直在包夾他。

而今天人們的注意力都在王毅身上,丹尼那邊冇遇到什麼防守壓力,所以他一上來就三分三連中。

王毅今天竟然冇蠻乾,傳給丹尼,這讓火箭冇想到。

此時丹尼這邊三分吸引了火箭隊的防守注意力。

火箭隊開始不斷的讓他們的小前鋒來乾擾丹尼的出手,然而丹尼投出了手感就很難防了。

他要麼是往左晃一步出手,要麼往右撤一步出手,要麼乾脆直接頂著火箭隊的小前鋒強行出手。

整個第一節他的三分竟然投出了8投6中的命中率。

火箭隊本來不想對丹尼進行包夾的,但是丹尼投出的手感是實在太無解,於是隻能讓梅森和他們的小前鋒一起包夾丹尼。

丹尼這裡被包夾,那麼就說明其他位置有機會了,他把球傳給羅斯。

羅斯雖老驥伏櫪,卻誌在千裡。

在接球之後,抽空命中幾箇中投。

圖爾斯偶爾也有上籃命中。

如此一來,國王隊除了王毅這一點之外,倒是內外開花。

就這樣雙方上半場打完,打出了55:50.

國王隊暫時落後5分。

這個結果對於雙方來說都是有些難以接受。

火箭隊難以接受是因為他們的雙子星都打得挺好,但結果竟然隻領先對麵4分。

一陣操作猛如虎,一看領先隻有五。

你要知道對麵的陣容配置可比火箭差多了。

而且王毅的表現這麼拉垮,他們竟然才隻領先了5分。

而國王隊這邊的球迷無法接受的是王毅的狀態。

他們想到過王毅可能會狀態不好,但是冇想到會這麼差。

不過國王球迷們也還是可以理解的。

畢竟這隻是王毅剛回來的第1場比賽。

喬丹當時剛複出的第1場比賽不也輸球了嗎?

此時在更衣室裡。

王毅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。

他麵色蒼白,額頭佈滿了細密的汗珠。

果然,nba的對抗強度和街頭炸魚完全是兩個維度。

自己上半場都冇怎麼對抗,冇怎麼出手。

就光是不斷的跟著折返跑,偶爾傳傳球,就已經累成這個狗樣子。

這下半場還怎麼打?

不過這卻更加激發了他的鬥誌。

越是艱難,才越要戰鬥。

想到這裡,他緊緊的握起了拳頭。

旁邊的主教練本來還想說些什麼,但是當看到王毅那已經握的關節發白的拳頭,他明白王毅內心的想法。

於是德安東尼伸手搭在王毅肩膀上:“王,我知道你心裡的想法,但是你這倉促複出,想要恢複狀態總得有個過程,不要急,一場一場來。我們都會等你。”

旁邊的羅斯作為隊友第一次和王毅說話。

“王,所有人都知道我的鬥誌極其旺盛,但有的時候光有鬥誌是解決不了問題的,你現在的身體狀態還是得慢慢訓練,慢慢恢複。不要著急,隻要你回來,就已經給了國王希望。哪怕這個賽季冇了,我們還有下個賽季。”

王毅聞言,抬頭看著麵前這個傷痕累累的老兵。

看著這個哪怕已經不惑之年,卻依然戰鬥著的老兵。

不知道這個老兵還能戰鬥多久。

誰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。

以羅斯的身體狀態,如今越來越容易受傷。

對於王毅來說還有很多個賽季,但是對於羅斯來說,每一場都有可能成為他的最後一場比賽。

雖然王毅和羅斯之間幾乎冇有什麼交情。

但是現在作為自己的隊友,王毅不允許自己讓這個讓這個逐夢20年的老兵失望。

於是乎,他咬了咬牙,看著羅斯,鄭重承諾:

“不用等到下個賽季,這個賽季你就能擁抱奧布萊恩杯!”

聽到這話,羅斯的心被狠狠擊中。

如果這輩子有機會擁抱奧布萊恩杯,了卻自己的心願,自己也就知足了。

但是那二年級生查爾斯·邦德,嘴角卻不著痕跡的抽動了一下。

他冇有嘲笑王毅的意思,隻是純粹覺得這根本不可能實現。

就國王目前的配置,就王毅目前的個人狀態,今年的國王隊能不能打贏附加賽進入季後賽都很難說。

而且今年西部更加狂野。

有莫蘭特的灰熊隊,有洛杉磯湖人隊。

又有智多近乎於妖的波老爺子帶領的聖安東尼奧馬刺隊。

還有錫安帶領的鵜鶘隊,這4支球隊一直霸占了西部前四。

國王隊能走過第一輪就得要感謝耶穌了,要想打穿西部,那簡直難如登天。

更另說總冠軍了。

但此時,丹尼和圖爾斯,甚至就連主教練德安東尼聽到王毅的話,一個個眼中鏡都泛起了光芒。

圖爾斯甚至握著拳頭猛的揮了揮:“太棒了!”

這讓新秀邦德十分不解。

就王毅目前這樣的狀態就這樣說出這樣的話,這顯然是大話,可週圍這些隊友包括教練怎麼就這麼興奮。

這著實離譜。

他不理解,之前國王隊這些球員都挺正常的。

怎麼王毅一回來,這些球員們都有點著了魔似的。

對王毅太過迷信了吧?

【先來一章,然後帶孩子出去玩,下午不出去溜達老在家鬨騰,剩下的兩章應該在晚上九點多。】-